投手调度方式剧烈改变 完投完封快成绝响

188bet北京时间2018年9月20日报道,棒球虽然一向重视传统,但仍免不了跟世界上绝大多数的运动一样,都会随著时代的演进、新科技的发明、新观念的普及而产生变化与变迁。
1920年鲁斯(Babe Ruth)以毫不保留的全力挥击,带领棒球走出20世纪初期主打小球巧打的死球年代;1947年罗宾森(Jackie Robinson)推倒种族藩篱,成为现代棒球首位黑人球员,棒球也从球员组成单一的白人运动变成竞争力更高的种族多
元赛事;1970年代全联盟的盗垒次数激增,迈入绵延将近30年的盗垒黄金期,最近三名单季百盗选手皆出自这个时期;同一时间,大联盟劳资衝突达到高峰,历经多次谈判、妥协和数次两败俱伤的罢工,劳资协议诞生了,从此改变棒球的劳资关系,也带动球员薪资上涨,促使整个棒球产业更蓬勃地发展扩张;21世纪后的魔球革命,由民间业馀棒球爱好者发起,从下而上渗透至棒球圈内,大幅度改革棒球队的经营以及场上的球员调度,剧烈地影响我们眼前所见的球赛风格与打法。

棒球每经过一次不同世代、观念及制度规章的更迭,都注定会有某些不合时宜、不符时代需求的原有成分被遗弃、淘汰。活球年代的启动让多数打者屏弃了纯砍击式的挥棒、种族融合的棒球让白人球员技术优于黑人的想法显得过时荒谬、薪资仲裁与自由球员制度的催生打碎了恶名昭彰的保留条款对早期棒球员构成的薪资枷锁、以数据分析为主导的棒球队经营则使单凭印象和传统数据评价球员的做法成为过去式。

至于战术调度面,魔球革命带动的赛伯计量学(Sabermetrics,专属棒球的数据分析学问)普及化,加上近几年雷达追踪系统Statcast的导入和运动医学知识的进步,使得过去10年美国职棒的平均球速大幅上升,三振、保送、全垒打出现频率急遽增加,同时让盗垒、触击短打的数量迅速锐减,成为时代变迁下的牺牲品。

而近五年,更有两项大家耳熟能详、主流棒球统计常见的投手成就,面临发生次数陡降、逼近绝种边缘的窘境:那就是单一投手的「完投」(Complete Game)和「完封」(Shutout)。

从上面两张图可以看到,大联盟单一投手单季的完投完封次数,从1980年代起就一直下滑至今。事实上,以大方向的角度观之,从20世纪初期开始,棒球完投完封次数的整体趋势都是往下走的,发生频率不断下降,像1910到1920年代的投手巨星「大火车」强森(Walter Johnson)单季动辄30场完投、逼近10场完封的球员,很早就已消失绝迹。而1960和1970年代之所以会有次数增加的情况,则是因为当时联盟多次扩编球队,使总体球员基数提升所导致的结果。

说来不可思议,大联盟今年到目前为止各队只剩大约10场例行赛要打的时间点,总共只出现41场投手完投、18场投手完封,双双都极有可能创下单季史上最低点(去年的数字分别为59和27)。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大联盟本季还没有投手投出一场以上的完封,也就是说,今年大联盟的18场完封,全都由不同投手所完成。如果这情况延续到季末,同样也会是史上头一遭。去年跟前年,全联盟都至少各有三名投手累积一场以上的完封,2017年是克鲁柏(Corey Kluber,三场)、马丁尼兹(Carlos Martinez,两场)、桑塔纳(Ervin Santana,三场),2016年则是克鲁柏(两场)、奎托(Johnny Cueto,两场)、克萧(Clayton Kerhsaw,三场),但这种表现来到今年却不复存在。

单一投手完投完封次数快速下降的原因有很多,绝非单一因素能全面概括。除了前面已经提到的赛伯计量学浪潮和运动医学知识进步等背景趋势,以下进一步具体地罗列、讨论几个可能的发生缘由:

一、先发投手用球数受到严密监控与限制
统计数据告诉我们,当先发投手的用球数愈多,他的压制力、球威、还有表现都会有所衰退,而且受伤的风险也会大幅增加,所以过去20多年来,一方面为了避免投手在比赛后半段因重複面对打线多次而遭到对手摸透、重击,另一方面为了保护投手手臂,大联盟教练团在先发投手的用球数和使用量上,愈来愈精打细算。

21世纪起,全联盟单场用球数超过125球的先发场次数量迅速崩跌,2000年赛季还有200场,这个数字来到过去三个球季分别变成了一场、五场和三场。这也是为什么7月29号勇士年轻投手纽康(Sean Newcomb)投出8.2局一安打的比赛时(原本要追逐无安打比赛,但在第九局破功),真正令人讶异的不是他投完8.2局都没被击出安打(因为近年实在太多超过六局的无安打比赛,大家已经见怪不怪),而是他的用球数竟然高达134球,创下大联盟过去三年来最高的单场用球数纪录。过去我们熟悉的吃局数「工作马」(Workhouse),如一年可以有20场先发以上用球数超过120球的克莱门斯(Roger Clemens),或是年年动辄220局投球量、有橡皮手之称的赫南德兹(Livan Hernandez)等选手,几乎已经彻底消失。15年前我们觉得单季要投200局才称得上「续航力好」的先发主战力,现在标淮亦已重新洗牌,能投超过200局的投手每年不到20人,根本是联盟裡的凤毛麟角。

通常要完投、完封一场比赛,用球数都不会太少,续航力是投完整场比赛九局的重要达成条件。当先发投手的用球数被严密监控,每每投接近100球或超过100球就被教练换下时,完投完封的数量自然会跟著减少。

先发投手用球数受到严加看管的现象,从上面笔者整理的「2018赛季投手完封一览表」中,也能看出一些端倪:今年还没有投手的完封用超过120球,如果到球季结束都没有人用至少120球达成完封,将会是1988年以来的首次。此外,这几年来教练也愈来愈不愿意让投手为了追求无安打比赛而让他的用球数无止境地上升,本季就已经有11名投手在完成至少五局的无安打比赛时,被教练换下场。这种提早把「无安打比赛中的投手」换下场的情形,在过去往往会受到媒体舆论大肆批评,但在用球数议题愈来愈受到重视的当代棒球裡,似乎已经被广为接受,球迷亦早已见怪不怪。

二、追求三振的思维
由于大联盟各球团愈来愈看重投手的球威和製造挥棒落空的能力、球探总是追逐95英里以上的球速数字,致使现今大多数年轻投手都追求高球速和高三振率,投球时总习惯使出百分百的全力。如此投球的副作用是控球难以精淮,导致这些年轻投手通常都会面临解决单一打者用球数偏高、保送偏多的问题,连带让他们要花较多球数才能投完一定局数。拉回到第一个原因,当许多年轻投手要用80、90球才能投完五局时(去年大联盟有703场先发,用超过90球却投不超过五局,创下1988年开始记录用球数以来的单季最高),自然而然完投和完封的可能性也大大下降。

三、后援投手当道
同样跟第一个原因有关,先发投手的用球数减少,代表后援投手的使用跟著增加,此亦为大联盟近10年来的明显风潮。后援投手因投球局数较短、投球型态更能使出浑身解术,所以平均球速更快、三振能力更强、主宰力更好,在数据分析化的棒球人事安排裡,是有效压低对手失分的关键工具,故大联盟各队的后援投手使用量一直走扬。1997年,大联盟单季的后援投手使用次数首次突破10000次,去年达到15655次缔造历史新猷,本季也已突破15000次,可望续创史上新高。

在后援投手如此好用、防御率较低且先发投手用球数愈来愈受到限制的情况下,总教练提早换下先发投手寻求牛棚支援的意愿变高,也连带把完投完封的发生机率往下拉。

四、近年全垒打频率显著上升
自2014年起,大联盟场均全垒打数急遽飙升,从0.86支暴增到去年的1.26支,今年虽然没有再缔造新高,但也有1.15支的水淮。全垒打出现频率的增加,表示就算投手续航力再好,也极有可能因为一两颗失投球,就跟完封说再见,因此快速上升的全垒打率,亦可能是投手完封的杀手。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假如仔细观察「2018赛季投手完封一览表」,会发现今年有一半的完封(9场)都发生在5月8日之前,这个现象十分有趣。有趣的点在于:今年全美4月份和5月初的天气异常寒冷且经常下雨,而投手在冷天投球的体力流失通常不会比在热天上场时来得快,此外根据棒球物理学家奈森(Alan Nathan)的研究,平均而言,气温每减少华氏一度,就会让飞球少飞约10公分,减少全垒打的形成率,所以代表今年球季初的完封潮,很有可能是受到寒冷天气的助攻,如果当时气温没有那么低、没有常常阴雨绵绵,或许本季的完封数量会更少也说不定。

完投、完封曾经是我们衡量先发投手续航力和主宰力的重要依据,如今却已变成球场上极其难得的罕见壮举,甚至快成为绝响。给各位一个脉络,今年大联盟共发生过14次单场三响抱,由此可见要看到一场完封,简直快变得跟见证一名打者单场三响抱一样困难,这大概是10年前很少人能想像到的发展。也许就在不久的将来,完封会变得类似于单季300局投球、单季80次盗垒等成就,成为只有前人办得到、当代不再有人能触及的传奇数据里程碑。内容由www.188bet.com收集并整理:http://www.motortravel.ne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